稍峪资讯
工商银行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健康养生  >> 97岁“中国肝胆外科之父”吴孟超:一辈子练三功“斗”肝癌 >> 正文
97岁“中国肝胆外科之父”吴孟超:一辈子练三功“斗”肝癌
发布时间:2019-11-16 11:18:35  来源: 网络

吴孟超

“手术室是我永恒的战场,肝癌是我此生最大的敌人,我将永远战斗下去。”吴孟超97岁时仍在手术台上战斗。他是中国肝脏外科的先驱和创始人,也是中国科学院院士。他被誉为“中国肝胆外科之父”。2006年获得最高国家科学技术奖,2011年被评为“全国优秀共产党员”和“感动汉字”。经过70年的医疗服务,吴孟超把手术台作为服务国家的平台,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病历,把中国肝病治疗水平提高到世界领先水平。最近,记者在上海采访了吴老。“为人民健康服务是我入党当医生时许下的诺言。我将终生信守这一承诺。”吴老说道。

9月20日,当记者在长海医院见到吴老时,他的脸上洋溢着亲切的笑容。看到记者走进房间,吴老急忙起身和记者握手。虽然他已经97岁了,但他的手仍然很强壮,说话像洪钟。身着深绿色军装的他看起来精神抖擞,一点也不像个驼背的老人。

吴孟超接受记者采访。

仍然在手术台上活动

现在,下班后,吴老仍然每天看书、看电视和看报。他的日常生活很有规律。他早上6点起床,8点到达办公室。他在接待病人时处理公务。大约9点钟,吴孟超拿出手术专用眼镜,开始了他一天中最艰难、最快乐的工作——手术。在舞台上,剖腹、探查、切除、打结、冲洗和缝合,吴孟超的每一个手术细节都没有一丝泥水。几次手术后,吴老甚至连一口水都没喝。他说一名合格的外科医生必须具备“三项技能”——站立技能(能够一次站立几个小时)、饥饿技能(能够在手术过程中忍受饥饿)和窒息技能(能够避免在手术台上上厕所)。

吴过去称手术室为“手术室”。拯救生命已经成为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2019年1月,吴孟超从医70多年。直到今年上半年,吴孟超仍然每天给病人做手术。只要他能持刀,他就会站在手术台旁边。“如果有一天我真的摔倒在手术室里,那将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幸福。”

然而,这个时代仍然是无情的。有一次,经过8个小时的手术,吴孟超累得动弹不得,甚至连水都喝不下。程月娥,这位为吴做了20多年手术的护士长,深情地敦促他说:“你有什么样的奖励和荣誉?你为什么要这么努力工作?”吴孟超笑着说:“只有当我站在手术台上,我才能感到踏实和年轻。”

“早在10年前,我就被告知我应该享受好运,整天坐在手术台上。万一出了意外,我的名誉将毁于一旦。我告诉他们,我不是吴孟超,名声是什么?只要我活一天,我就会和肝癌斗争一天。”

吴孟超一天三餐很简单。早上,做了一杯牛奶、一个鸡蛋和一些饼干。中午,我在医院吃了一顿工作餐,有四道菜、一碗汤、一碗米饭和一碗小米粥。晚餐通常在家里吃。他喜欢鱼、豆腐和蔬菜。他妻子的食物是他最喜欢的。吴的家乡保姆说,吴从不在吃饭时选择食物或补品。她喜欢喝绿茶,每年都要体检。吴老有一套独特的手部练习,每当他有空的时候他都会做。他的手经常握着杯子,不停地来回转动。吴老也不像其他老人那样练太极。他说,“我每天的工作是最好的锻炼。”

吴孟超看望病人。

70年来16000例患者的治疗

在70多年的医疗服务中,吴孟超已经治疗了16,000多名患者。对于普通医生来说,这是一个难以企及的数字。

吴老不止一次告诉学生们要把病人当成亲戚来对待。"病人既不高也不低,他们是我们的衣食父母."几十年来,冬天查房时,吴孟超总是在触摸病人身体前把手放在口袋里盖住热量。每次给病人检查后,他都会拉起他们的衣服,掖好被子,弯腰把他们的鞋子放在最容易穿的地方。吴孟超说,这些细微的动作经常给病人带来极大的温暖。

1975年2月,一个名叫鲁本海的农民从安徽来到上海,向吴孟超寻求帮助。他的肝脏有拳头大小的肿瘤。当地医生诊断为晚期肝癌,并告诉他的家人这没有治疗价值。吴孟超检查后诊断他患有巨大的肝海绵状血管瘤。他从未见过这么大的血管瘤。吴孟超制定了一个详细的手术计划。手术12小时后,肿瘤切口重18公斤。没有人打破过这个记录。11天后,卢本海出院后能够下床回到农场。

汪甜甜,湖北人,2004年在北京外国语大学学习时被诊断为肝血管瘤。他不得不接受30万元的肝移植。但她的家人负担不起这笔钱。正当汪甜甜走投无路时,其他人向她推荐了吴孟超。2004年9月24日,经过10个小时的手术,吴孟超切除了一个重9公斤的肿瘤。汪甜甜被吴孟超从死亡中解救出来,他的家人非常感激。吴老说:“我是医生,这是我的职责。”

所有奖金都是用来培养人才的。

直到90岁,吴孟超每年仍要做200多次手术。经过70年的手术,吴孟超的手指已经因为长期握刀而严重变形。他的食指指向拇指,中指指向无名指。“70年来,我们每天都要手术、缝合和使用手术钳,事实就是如此。”吴老说他的书写手在颤抖,但现在他已经被训练停止颤抖。

记者问吴老,90多岁后能在手术台上手术的秘诀是什么。老人一本正经地说,“手动操作的感觉很重要,无非是要仔细观察,仔细学习,学会后再练习。”然而,他也表示,如果手术不能得到保证,他永远不会冲到手术台。"我无法勇敢面对病人的生命。"

吴老说他一生中一直在做的一件事就是与肝癌做斗争。吴孟超从医以来,自主创新了30多项重大医学成果,奠定了中国肝脏外科的理论基础。肝癌患者术后最长存活时间为45年。肝癌手术后的总5年生存率达到60%,其中小肝癌手术后的5年生存率达到79.8%,创造了一系列世界纪录,其中一些纪录尚未打破。今天,肝胆外科80%以上的专家和医生都是他的学生。

谈到中国肝病的治疗水平,吴孟超非常自豪,“目前,中国肝病的诊断准确率、手术成功率和术后存活率已经达到世界领先水平。”今天的东方肝胆外科医院已经形成了以吴孟超院士为首的人才梯队,被国内外学术界公认为中国肝胆外科人才的“黄金高地”。1996年,吴孟超捐赠了各种奖金,成立了“吴孟超肝胆外科医疗基金”。在2006年获得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后,退伍军人吴把他所有的600万元奖金都捐给了这个人才培养单位。经过70年的医疗服务,吴孟超先后培养了近300名硕士、博士和博士后。

"我可以随时回到手术台上."

“我们的临床水平是世界级的,但研究水平并不那么突出。如果不改善基础研究,世界肝癌问题就无法完全解决。”吴孟超经常告诉年轻的医生,他们不仅应该成为一名“刀匠”,还应该成为一名“科学家”。

吴孟超说,解决肝癌的基础研究问题是核心,也是最困难的。治愈肝癌是他一生的目标。2006年,吴孟超和其他六名院士向国家有关部委提交了一份报告,建议成立一个肝癌研究协调小组,打破部门和学科界限。2015年12月,国家肝癌科学中心在上海投入运行。该中心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肝癌研究和预防基地。吴老多年的愿望终于实现了。

赢得无数荣誉的吴孟超说,他还有一个愿望没有实现。那就是“把中国30年来最大的肝癌国家的帽子扔进太平洋”。吴老说,中国是一个肝癌高发区,全世界每年约有60万新的肝癌病例发生,其中55%发生在中国。“要找出肝癌的基因,并最终将我国的“肝癌力量”帽子扔进太平洋,需要30年的时间。这也是中国对世界的贡献。”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回顾70年的医疗经验,吴孟超说,个人的命运总是与国家的命运紧密相连。只有当国家强大时,个人才有机会实现自己的才能。“我今年97岁了。虽然我退休了,但每当病人需要我的时候,我可以回到手术台上战斗。”吴老说道。

70年的医疗服务

铸造忠诚和承诺

吴老在病房里告诉记者他70年的医学生涯。吴孟超说,他小时候营养不良,直到三岁才能走路。我太饿了,所以跑到了奶奶家。我叔叔爱我瘦小的侄子,经常去稻田抓一些青蛙来修补他的身体。从他9岁开始,他就和他父亲一起割胶。割胶不仅培养了他勤奋的性格,还训练了他灵活的双手。"现在我想起来了,这是我早期的训练."吴笑着说道。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时,他还在上初中。因为他经常在国外被欺负,所以从那以后他特别渴望国家变得强大。他和他的同学通过陈嘉庚先生组织的抗日救亡协会把募集的钱送给了八路军。后来,他们收到了八路军总部的感谢信,这使他非常感动。

1940年春天,吴孟超和其他六名学生聚在一起回家。他在回家的路上遇到的另一件事加强了他对祖国的爱。当他抵达越南西贡时,法国海关检查人员要求他们在护照上留下指纹,而欧洲和美国游客在护照上签名。吴孟超告诉海关检查员,“我们也可以用英语签字,”但是那个可恶的法国人对他喊道,“你是黄色人种,东亚的病人,你不能签字!”直到现在,这段经历仍然给吴孟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当时我认为我们的国家必须变得更强大,不能被外国人欺负。"

后来,他被同济大学医学院录取,走上了医学之路。当他大学毕业时,学校打算让他留在学校做儿科,因为他在儿科考试中成绩优异。当他请求学校领导转到外科时,领导说:"你这么矮,能做手术吗?"这深深伤害了吴孟超。当时,华东人民医院(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军医大学的前身)招募医生。吴孟超去申请并被录用了。

“1956年,一个日本医疗代表团的专家说,中国的肝脏手术至少需要30年才能赶上国际标准。听到这里,我感到很不舒服。我决心证明我们能够站在世界肝脏外科的制高点,为我们的医学赢得荣誉。”

1958年,东方肝胆医院成立了以吴孟超为首的“肝脏外科三人研究小组”,该小组制作了中国第一个肝脏血管铸型标本,建立了肝脏五叶四节的解剖学理论。

回顾70年的医疗经验,吴孟超说,首先,我们应该敢于创新。当时,为了制作血管分型标本,他和他的团队成员在用作狗的“狗舍实验室”(dog shed laboratory)里呆了4个多月,连续试用了20多种材料,并未通过数百次测试。一天,广播里有消息说荣国团在第25届乒乓球锦标赛中获得冠军。他灵机一动。乒乓球也是一种塑料。它能用作填充材料吗?因此,他匆忙去买乒乓球,把它切成小块,用硝酸浸泡,然后成功了。此后,他和他的同事们制作了108份肝侵蚀标本和60份肝固定标本,并找到了进入肝脏外科大门的钥匙。

当时,肝癌肿瘤的肝脏切除是在低温麻醉下进行的,即患者一般被麻醉,然后浸泡在冰水中,在患者体温降至35℃以下后进行手术。这种方法对病人来说非常痛苦,并且容易出现并发症。吴孟超发明的“常温间歇肝门阻断肝切除法”不仅控制了术中出血,而且减轻了患者的痛苦。它还将手术成功率一下子提高到90%,现在正在使用中。

1960年,吴孟超完成了第一次肝癌切除手术,大胆提出了“五叶四节”肝脏解剖学理论,为肝脏手术奠定了解剖学基础。1963年,吴孟超成功完成了我国第一次肝叶切除术,使我国成为国际肝脏外科的前沿之一。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肖欢欢)


快中彩 快乐十分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上一篇:府山街道:男女老少都参与 趣味运动点热情
下一篇:迪亚斯-卡内尔当选古巴国家主席
相关新闻
读图
© Copyright 2018-2019 sproesslinge.com 稍峪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